璞鹿-红豆薏仁粥

若能与你把酒言欢,共话长夜,此生足矣。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记住了狐狸。”
“艹,抢野还敢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小姐姐约的头像稿,勿抱谢谢。

天下无双

2、师兄
“聂儿,他叫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师弟了。”

这是卫庄第一次见到盖聂,也是卫庄第一次看见这么独特的猫妖,他高高的立坐在一片暖暖的阳光里,阳光将他连通体的雪白毛皮既安分又齐整,连四个猫爪子都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的排排放好,浅灰色的猫瞳写满了冷漠与疏离,明明远远看来是一只毫无野性的家猫,却又释放了让空气都凝固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

氛围胶着,黑猫仰视着白猫,死死盯着,尾巴不安的摇动着,似乎低头便是永远输了,白猫垂下眸子,冷漠的回视黑猫,尾巴兴趣缺缺的耷拉着。时间悄悄溜走,仿佛划过亘古,星移斗转沧海桑田。又好似烟火迸炸,转瞬即逝不过刹那。

原以为这是第一场较量的仰头仰到酸的黑猫,却见白猫起身抖了抖毛,换了块阳光更盛的地方继续坐好。黑猫瞬间就炸毛了!耍我?!

还没来得及一拍爪子跳上去厮杀,就听见白猫在那片对他这种黑暗世界中活下来的猫妖来说过分耀眼的暖阳中开口说道:

“小庄。”

那声音冷冷清清,不重不轻,不似师傅直直刺进脑海的那般霸道,明明声停则消,只在耳边悄悄停留片刻,却有种心被人捏了一把的窒息。

这便是——师哥……

内力吗?不,并非是内力,而是同师傅一样的灵力。

明白这点的卫庄,肺腑中刚刚还燃烧怒火被瞬间熄灭了大半,如果真的要对决,那么他必须要赢,一举镇住此人,断断不可在此时与他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忍受所有,黑猫垂下漆黑的眸子,藏起嘴角危险的笑意。

“师哥。”

天下无双

cp→卫聂(猫妖设定化)

为亲友割腿肉,ooc,瞎几把写。
白猫妖→盖聂
黑猫妖→卫庄

1,入谷
冰凉的雨水噼里啪啦的砸在屋檐上,溅开水花直直下落,打进黑猫的皮毛,不知碰见了什么,雨水竟化作寥寥红雾升腾。它抽了抽鼻子,抖了抖身上被染红的水珠,多日的拼杀使曾经油亮水滑的毛皮变得黯淡无光。

黑猫略往屋檐内里面躲了躲,避开这具有侵蚀力的雨水,雨越下越大,狂暴的玄云雨水将满地的血红消散,雨水中红雾弥漫。黑猫知道当太阳再次升起时,这满地妖尸将会化为乌有,那些刚刚还喊着响亮名头的妖怪,竟连尸首都无法保全。

黑猫冷冷的看着前方,昨日的杀戮并不能动摇他的决心,他知道那个人会来。

正这么想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缓步徒来,老人面容和蔼慈祥,仿如这山野田间的会与儿孙笑闹的花甲老人一般。

“苍生涂涂,天下燎燎,诸子百家,唯我纵横。你可已想好,要入我鬼谷。”老人并未开口,苍老的声音在却直接撞进了卫庄的脑海。

圆圆的猫瞳一缩,这就是相传一己之力便强于百万之师的现任鬼谷掌门人——鬼谷子。

看着老人周身自动散开的血雾和雨水,黑猫卫庄不自觉的想起了世人口中的历代鬼谷先生——“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

卫庄藏在肉垫内的锋利爪子悄然弹出,扎进土里,他想要的就是这份力量!不惜任何代价!

相传历代鬼谷先生一生只收两名弟子,一纵一横,两相对立,收入门下习教三百年后,两人之间会决出一个胜者,此人将会成为新一任的鬼谷子。

而卫庄知道,虽说是有三百年的修习时间,但多数鬼谷弟子都未曾真正走上那场对决就已经死在自己师兄或师弟的手上,即使侥幸活了下来,多半已是废人只能夹着尾巴苟且偷生罢了。自己面前这位鬼谷子亦然如此,相传只有真正经历三百年后大战并获得胜利的鬼谷传人才能同时习得两套至高鬼谷心法,而这一代的鬼谷子却能只以百步飞剑一剑闻名。

相传历代的鬼谷子坐拥百步飞剑与横贯四方不过寥寥数人,管中可窥门内纵横二人勾心斗角抵死厮杀,实力相差毫厘差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为避免差距过大,历代鬼谷都是同时收纵横两徒,而这一代的鬼谷子早早便收有纵剑一徒,十数年来,再无人可入他眼,所有前来的挑战者,未至山前,便已败在阵下。卫庄历经数月厮杀,终于,终于走到这一步。

“徒儿卫庄,拜见师傅。”

手书用图,尝试做手书ing,好难啊_(:з)∠)_感觉自己的手书不会动……
剧情大概是
全家被屠只有他幸存的贵族少年格瑞,乔装浪人武士混入最有嫌疑的敌对势力内部,因突出表现被派去保护(监视)家主的女儿(?)金,格瑞去了才发现这个女儿实际上是个少年,这个家族的高层都十分漠视并排斥这个活泼开朗的少年,不仅如此还将他禁锢于院内,如养女子般教养他,他不谙世事不通人情世故甚少有常识,在日渐的相处中背负仇恨的格瑞与少年金渐渐萌生感情,家族决定让将金用于一场祭祀,格瑞即使决定化身厉鬼也要保他平安,然而就在那场战斗中,格瑞发现了金自己都不知道的另一面,原来杀死自己亲人的人竟然是……